摘要:新时期新阶段,“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已成为军队建设的重要发展方向。军队建设必须抓军事能力建设,军事能力建设必须抓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广大官兵是部队建设的主体,是战斗力构成的决定性因素,大力发展军事科技,加速军事指挥人才的培养是关键,人才建设必然成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的抓手。
  关键词:多样化军事任务;军事人才;核心军事能力
  中图分类号:F20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0)25-0248-02
  
  改革开放30年来,国防和军队建设始终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作好应对打赢未来战争准备的同时,大力支援地方经济建设,在98抗洪、08抗击南方雨雪冰冻灾害、08汶川地震救灾、09玉树抗震救灾,10舟曲泥石流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已成为军队建设的重要发展方向。然而多样化军事任务绝不仅仅是抗震救灾,更深层次的是要求我军的能力建设必须从单一向多样转变,多样化军事任务的提出,对我军来说,是一个时代大课题。
  一、正确认识我军担负任务与能力建设的关系
  新世纪新阶段,以政治和军事为核心的传统安全观已不能解释人类面临的多种威胁来源,国家安全观的内涵不断延伸,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军队的职能范围由应对传统安全威胁延伸到应对多种安全威胁。近年来,我军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执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参加联合反恐演习、海军舰队出访;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参加抗雨雪冰冻灾害、抗震救灾、支援奥运会等行动,充分展示和锻炼了我军完成多样化非战争军事任务的能力。
  一支军队的任务与其能力之间究竟应该确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纵观世界各国军队,遂行任务能力小于或接近任务本身的军队比较普遍。然而我军能力与任务之间长期存在一定差距,除了军队现代化基础较为薄弱和人员素质较低等原因外,担负的任务偏重、偏多、偏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和平建设时期,军队除了完成保证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基本职能以外,又具体化为战备、训练、执勤、施工、农副业生产、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军民共建精神文明、抢险救灾等。自20世纪90年代,提出“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的要求以来,我军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出现“两个不相适应”,是因为我军任务的广泛,导致财力支援、人力保证、能力训练的分散,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以至于削弱了“打赢”这一主要能力的提高,使“打赢”能力与遂行主要任务的需要存在着较大差距。
  因此,胡主席强调要坚定不移地把军事斗争准备基点放在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上,重点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同时统筹抓好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全面提高我军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能力。落实这一重大战略思想,就是要顺应形势的发展,正确把握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军事斗争准备的目标和要求,确保部队把精力聚焦于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紧紧围绕提高“打赢”能力去进一步调整体制编制、兵力结构和资源保障体系,大抓军事训练,进一步确立军事斗争准备的龙头地位。要坚持以强敌为对手,以复杂电磁环境为抓手,不断推进军事训练转变,确保部队战斗力水平持续上升。让“战争离我们很近,我们离打赢很远”的说法破灭。
  二、深刻理解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的地位和作用
  军队是要打仗的,军队各项建设都应围绕打赢战争这一核心能力展开。新世纪新阶段,对我军来说核心军事能力,就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如何妥善处理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和核心军事能力的关系?胡主席提出坚持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带动军队现代化建设,重点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同时统筹抓好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这一要求使我们深刻认识到,我军首要应对的是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威胁,维护国家领土完整、主权独立和国家利益的安全;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首要的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这是我军根本职能的必然要求。军队只有具备了这种核心军事能力,完成其他军事任务才有充分的能力基础。所以我们一定要明确:抓住核心军事能力的提高,来推动我们执行非军事行动的能力。
  我们强调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绝不意味着可以忽视或代替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核心军事能力是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基础,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则是核心军事能力的拓展,二者相辅相成,紧密联系。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中形成的军事技能、过硬作风和献身精神,构成了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基本要素;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是我军的传统。非战争军事行动尽管不是战争,但类似、近似于战争,执行近似实战的多样化军事任务以及培育特殊专业能力的实践,又能够推动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向更高层次跃升。
  三、适应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着力培养高素质军事人才
  一支军队只有具备了核心军事能力,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才有可靠保证。广大官兵是部队建设的主体,是战斗力构成的决定性因素。新的历史时期我军基本矛盾的主要表现,是武器装备质量在总体上相对落后,官兵的科技文化素质比较低,不适应现代战争的客观要求。大力发展军事科技,加速军事人才的培养,已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全局的战略性问题。
  (一)改革军队院校教育,使军队院校真正成为培养军事高科技人才的中心
威尼斯娱乐场,  和平时期,军队院校是培养军事人才的基地和摇篮。西方国家一位将军曾经说过:“在没有战争检验的情况下,衡量一个国家军人的素质和军队的实力,只要到军事学院里看一看,便会得出结论。”然而军队院校要真正成为培养军事高科技人才的中心,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增加数理化外等知识和高科技知识含量,确保学历教育依托于深厚的文化底蕴,展示于强劲的发展潜力;从增强科技素质入手,紧密结合本职专业和新装备训练,把用高科技知识武装头脑的任务率先落实到指挥军官的学历教育中,培养一批“专业通”、“科技迷”,确保学历教育应有的“高科技含量”。本科学员,除军事上达到干部的基本要求和素质外,科学文化知识、高科技知识和能力均达到地方同类本科生的水平,确实打牢科学文化知识和军事高科技、军事指挥和技能的基础,从根本上提高我军整体科学文化水平。中高级院校,任职教育中突出培养提高学员驾驭现代高科技战争的能力,围绕指挥军官一专多能进行严格、系统的学习和训练。通过积极努力,尽快培养大批既懂军事又懂政治、既懂指挥管理又懂专业技术的复合型军事人才,整体推进官兵素质的提高,加速实现军队现代化的进程。
  (二)改革部队的教育训练,进行科技练兵,使军事高科技知识真正转化为能力和水平
  部队应加强在职干部高科技知识学习训练的计划性、科学性、系统性,尤其是要改进学习方法,将高科技知识的学习与所担负的作战任务相结合,学习与实践相统一,学中用,用中学,在研究未来战争的特点、规律,精通组织指挥,寻找制胜对策,在完成作战任务上下工夫。要采用适应高技术、信息化战争作战需要的训练方式和方法,应从过去强调实物试验和演习,尽快向强调计算机分布式交互仿真的训练转变。利用仿真器产生动态的、直观的环境,配上仿真的地形和“敌人”的武器装备、人员形成的战场,使部队能进行生动逼真的军事演习,同传统的实物演练相比,具有安全、节约并能使部队处于高水平的战备状态。它无须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可逼真、近似实战的反复进行演练,整个演练过程可以如实记录下来,便于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有利于提高部队的整体作战能力和干部的组织指挥水平。

  本报评论员

  必须坚持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带动军队现代化建设,重点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同时统筹抓好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胡锦涛主席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重要讲话中提出的这一要求,抓住了拓展和深化军事斗争准备的着力点,进一步明确了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的关系,为全面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提供了根本遵循。

  核心军事能力,就是站在时代军事竞争最前沿的打赢能力,是衡量一支军队强大与否的根本性标志。新世纪新阶段,对我军来说,就是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能力。军队是要打仗的。古往今来,不管国际形势、安全环境、战争形态、作战方式怎样变化,但准备战争、遏制战争、进行战争、赢得战争始终是军队的根本职能,军队各项建设都应围绕打赢战争这一核心能力展开。一支军队可以而且应该具备多种能力,但核心军事能力是基石,规定并制约着其他能力的提高和发挥。只有具备了核心军事能力,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才有可靠保证。因此,军队建设不抓军事能力建设不行,抓军事能力建设不抓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不行。

  我军历来重视核心军事能力建设,无论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始终强调“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一个战斗队”。当前,我国安全面临着十分复杂的局面,非传统安全威胁不断上升,但传统安全威胁依然是第一位的。党的十七大指出,军队要提高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这里所说的应对多种安全威胁,首要的是应对国家被侵略、被颠覆、被分裂的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首要的是完成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任务。核心军事能力关乎国家根本利益,是民族生存之所系、人民安危之所依。抓住了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就抓住了捍卫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的关键。现在,我军建设的主要矛盾是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这“两个不相适应”,说到底是核心军事能力的不相适应。我们一定要从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高度,充分认识核心军事能力建设的重要性紧迫性,切实把它作为部队现代化建设的重中之重,抓紧抓好抓出成效。

  强调加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或代替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核心军事能力是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基础,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则是核心军事能力的拓展,二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中形成的打赢本领、军事技能、过硬作风和献身精神,构成了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基本要素,而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特别是执行近似实战的多样化军事任务以及培育特殊专业能力的实践,又能够推动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向更高层次跃升。我们一定要坚持以核心军事能力建设为牵引打造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以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的增强促进核心军事能力的提高,并把二者统一于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全部实践之中。

  提高核心军事能力,基本途径是军事训练,根本动力是改革创新。要坚定不移地把军事训练摆在战略位置,进一步兴起大抓军事训练的热潮。要认真贯彻新的《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加快推进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转变。要紧紧围绕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深入探索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特点规律,下大力解决聚焦不集中、训练不到位等制约军事训练水平的突出问题。要深化训练改革,坚持战斗力标准,切实转变和创新战斗力生成模式,不断提高部队训练实战化水平,真正使核心军事能力建设落到实处,确保我军在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中不负重托、不辱使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