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作者对信息时代的战争形态作了较全面的分析。作者认为信息时代的战争形态将发生根本性变革,称作信息化战争。

信息化战争的特征、作战方式及未来趋势时间:2014-11-24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本文字数:4417字

 战争形态是战争的形式与状态。工业时代的战争形态是机械化战争,而信息时代的战争形态将发生根本性变革,称作信息化战争。

  摘要:信息化战争是一种战争形态,是在信息时代核威慑条件下,交战双方以信息
化军队为主要作战力量,在陆、海、空、天、电等全维空间展开的多军兵种一体化的战争。在信息化战争中,战争目的有限、战争与和平的界限模糊、对抗手段出现了多样化、战争主体多元化、武器装备高度信息化、作战时间短等特征。作战形式出现了情报信息战、网电一体战、精确火力战、心理作战、特种作战等。在战争形态上,信息化战突破传统战争的界限作战效能,把常规作战效能推到极限,大量使用新概念武器,信息化战争中军队向小型化、一体化和智能化方向发展。
  关键词:信息化 战争特征 作战形式

  一.战争概念宽泛化

  正文:

  科学技术在军事领域里的大量应用,使人类社会的战争行为更加复杂多样,战争的概念更加宽泛。

  :人类战争史的发展,经历了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机械化战争时
代,目前正在进入信息化战争时代。信息化战争运用了信息技术、新材料时代、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航天技术、海洋技术等当代高新技术水平的常规武器装备,并采用相应的作战方法、在局部地区进行的,目的、手段、规模均有限的战争。
一、 信息化战争概念
信息化战争是一种战争形态,是指在信息时代核威慑条件下,交战双方以信息化军队为主要作战力量,在陆、海、空、天、电等全维空间展开的多军兵种一体化的战争。
发生在信息时代,以信息为基础并以信息化武器装备为主要战争工具和作战手段,以系统集成和信息控制为主导,在全维空间内通过精确打击、实时监控、信息攻防等方式进行的瘫痪和震慑作战的战争形势。
信息化战争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随着21世纪各种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技术、生物技术、航天技术、海洋技术等高科技技术及其产业群的发展,人们的生活面貌已经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也在一定的程度上促进了军事领域的发展。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几场局部战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战争形态正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转变,其中所应用的高科技技术也强烈的凸显。

  1.战争的发动和实施者增多

  二、 信息化战争的特征

  工业时代的战争,是指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的军队与另一个国家或国家集团的军队进行的武力较量,但在未来的信息时代,科学技术普及,信息资源共享,秘密将更难以严守,武器制造技术将更容易扩散。此外,计算机病毒和大众传播媒介的控制,并成为信息战的重要手段。所以,未来的信息社会中,国家并不是战争的唯一发动者和实施者,战争不一定在国家或国家集团之间进行,恐怖组织、贩毒集团、工商集团、民族部落、宗教组织、犯罪团伙等团体都可能成为战争的发动者和实施者。

  武器系统信息化:武器系统的信息化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智能化。其中包括硬杀伤,软杀伤和新概念武器三方面:

  2.战争也包括非暴力行为

  I.硬杀伤–直接杀伤,破坏直至确保摧毁的以信息技术为依托的精确制导武器与遥感武器(不是传统武器).代表武器:激光等精确制导炸弹(JDAM),军用无人机,新一代巡航导弹.

  传统的战争理论认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政治的工具,是对暴力手段的运用,是“流血的政治”。战争之所以成为战争,并且区别于其他社会活动,关键就在于它依靠着暴力这一主要手段,具有其他政治手段所不具备的暴力特征。因此,战争始终不能离开暴力而存在。但是,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战争未必是一种暴力行为,流血与不流血的战争将同时存在。在不流血的战争中,交战双方将不再是立即投信入大批军队和飞机、大炮,而是运用计算机网络对敌指挥控制系统实施攻击,使对方陷入一场信息灾难之中,在不流血的情况下战争就有可能决出了胜负。

  II.软杀伤–对敌方信息化系统渗透,干扰,压制的手段.旨在破坏敌方的信源.信宿.信道.间隔敌方的通讯和指挥系统.对对方的精确制导武器致盲.代表武器:黑客武器和计算机病毒.

  3.战争与和平的界限模糊

  III.新概念武器–以新的毁伤机理为目的以高新科技手段和信息技术为依托设计的不同于传统武器的全新作战单元.代表武器:定向高能粒子武器.动能电磁武器微机电纳米武器和机器人.

  工业化战争通常是以飞机开始轰炸、火炮开始袭击作为战争开始的标志,以军队投降、军事设施和工业基础遭到摧毁,无法再进行火力对抗为战争结束的标志。而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战争将是以信息攻击开始,以信息系统,以及支持信息系统的信息基础设施遭到破坏和被控制,无法再进行信息对抗为战争结束的标志。但是,信息攻击有可能在战争开始前的“和平”时期即已开始,其开始时间难以精确计算,甚至根本没有明显的特征,只不过是在攻击强度上有着区别。而且,支配战争的全球信息基础设施是一套巨大、复杂的信息系统,它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商业网络和基础设施支持的。单纯军事信息系统的毁坏,不能代表信息化战争已经结束。所以,战争与和平之间将没有明显的界限。

  指挥自动化、实时化,一体化:拥有完善的C4ISR甚至更高级别的系统.可以实时远程侦察和预警,及时快速更新情报,指挥网络化即时化,一体战场控制.作战命令可直达单兵作战单元.通讯达到近乎无阻碍的标准,可全方位武器平台单兵单元战场定位.以前那种宝塔式的逐级指挥体制将不附存在..

  二.战争目的有限化

  信息战场全维化、网络化:涵盖海陆空天电的战术数据链连接直至单兵,及时刷新单兵或基层指挥员作战电脑上的战场资讯,方便明确的更新战场时态.确保直接指挥权在特殊情况下的传递.传统的作战地域概念和习惯已经不管用了.鉴于信息作战是无缝连接,高立体,大纵深,全维度.手段是非线形混沌而模糊的.

  21世纪后,世界性大战爆发的可能性减小,局部战争将成为战争舞台上的主角,战争目的将更加有限。  

  作战方式多样化:信息化战是全方位的面临,其包含了情报信息战、网电一体战、精确火力战、心理作战、特种作战等各方面的作战内容。一场信息化战争是极度考验一个国家的战争意志的.

  1.战争胜负价值观改变,不追求“终极目标”

  毁灭性武器的高技术化:大面积的毁灭性武器被高技术手段改造,作战意图明显.针对性强.三代核武器中的中子弹,三相弹,中子弹当量都很小,但效果是致命的再如电磁脉冲弹,很可能在战争一开始就被使用.四代的反物质弹和再聚变弹更小效果更凶狠也更方便战术使用.

工业时代,战争通常以敌人是否被消灭和占领多少土地为胜负价值标准,消灭的敌人越多,取得胜利就越大;占领敌国的领土越多,取得的胜利就越彻底。在这种胜利观的支配下,战争不是空间越打越大,就是时间久拖不决。而在信息时代,战争发动者为减少人员伤亡,追求的目标与以前有了很大不同,不再追求完全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剥夺敌国的生存权力,或完全占领对方国土,使其成为自己的殖民地,迫使敌方彻底投降等“终极目标”,而是有限度地作出让步,开出让对方可以接受的条件,追求最小的“代价利益化”,即:自己付出的代价与所取得的利益之比最小。

  三、信息化战争的作战样式

  2.战场高度透明,战争进程的可控性明显提高

  信息战:信息战主要包括信息攻击和信息防御两个方面。信息攻击作战时利用我
方电子信息系统,识别和确定打击目标,并采取具体的作战方式进行主动攻击和控制攻击过程,达到预期作战目的。信息防御则是保护己方的信息的安全的获取、传递、处理和使用能力。

  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战场上的士兵除装备轻武器之外,还装备有由数字通信装备、单兵战场信息综合处理机和全球定位系统组成的电脑系统。前线的传感器、太空的卫星将不停地把各种情报传输给指挥机构的计算机系统。这些情报信息的图像画面完全可以实时地出现在战争决策者的显示屏上,从而能更多地了解敌我双方的位置、态势,以及集结、运动等情况,因而能够立即对敌我双方发生的各种情况做出反应,部队能够立即按照指挥者的意图采取行动,使作战进程几乎与决策同步进行,战争进程的可控性明显提高。

  网络中心战与网络战:网络中心战主要是以网络为中心和重心,通过计算机网络
分配所有作战实体的监测、侦察、指挥控制、武器平台等作战子系统,从而达成物理域、信息域和感知域的高度统一,夺取各种作战优势,高效达成作战目的。网络战是在与计算机网络观念相应的客体之间,使用网络设施或用户设施,利用一些广泛普遍而易行常见的方式而进行的一种冲突行为。网络战主要有三种方式:黑客入侵、病毒破坏法和信息阻塞法。

  3.信息时代战争目的的有限性

  电子战:电子战主要是利用电磁能来确定、利用、削弱或阻止敌方使用电磁频谱
的行动和保护己方使用电磁频谱的行动。电子战是在确保己方能充分利用电磁频谱的同时,阻止敌军利用电磁频谱的一系列活动,是为削弱、破坏敌方电子设备的使用效能和保障己方电子设备正常发挥效能所进行的电子斗争。
情报战:情报战主要是通过人或简单的机械化方法来获取情报,让指挥官敌明了
敌军部署、位置和意图的情况。以提供制定作战计划的依据和参考。情报战分为进攻性情报战和防御性情报战两类。进攻性情报战是指:利用多种手段,主要是具有各种有效作用距离和分辨率的探测器材。实时地获取、传输、使用情报信息。防御性情报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采取施放烟幕、使用防雷达涂料和保持无线电静默等伪装、欺骗措施;二是用多种手段对敌情报信息系统实施的攻击行动。

  不同以往信息时代战争目的的有限性与工业时代战争目的的有限性不同。不仅在有限的程度上有区别,而且本质上也有区别。在工业时代的战争中,尤其是局部战争中,虽然战争目的也具有有限性的特征,但是,这主要是受客观条件的制约,战争实施者没有能力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或受外部条件限制而不能进行更大规模的战争。而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战争目的的有限性则主要是战争发动者为了某种目的主观上有计划、有步骤进行控制的结果。

  太空战:太空战是指敌对双方在太空或利用太空进行的军事对抗活动。太空战按
照作战区域分。太空战可分天地对抗战、天际对抗战和天地一体战等三种作战样式;按照作战行动的性质,太空主可分为太空动摇战、太空攻击战、太空封锁战、太空电子战和太空威慑战等四种作战样式。

  三.战争手段信息化

  精确战:精确战是建立在精确的导航、定位等信息获取技术基础上,力求零误差、
无任何附带性负作用地达成作战目的作战样式,主要包括精确打击、精确运动(战术和后勤两个方面)和精确防护三个方面。在精确战中,所有的武器装备都必须具备和高度依赖于信息技术;精确战对战场的透明程度要求很高,这是需求要信息系统来支持和保证的。

  在工业时代,进行战争的手段主要是飞机、舰艇、坦克、火炮、导弹等硬杀伤武器装备,虽然它们也含有电子信息技术的成分,但其含量并不高。而信息时代的战争手段,则在此基础上发生了质的飞跃,战争手段不再仅仅是钢铁庞然大物,而是精巧的智能化武器和设备。工业时代所进行的机械化战争,强调的是火力的运用,需要的是钢铁,而信息时代进行的战争,则十分注重于打击对方的信息设施,强调的是信息的控制,需要的是硅片。

  心理战:心理战是对外国听众、观众和读者传播有所选择的消息和文字材料。以
便影响他们的思想、情绪和理论,并最终影响外国政府、机构、团体(人群)和个人的一种有计划作战行动。实施心理战的主要手段是:电视宣传,广播宣传,前线广播,散发传单,以及投送电子邮件等。通过心理战,可给敌方官兵造成心理压力,以动摇敌方士气、分化敌方阵营、削弱敌方战斗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或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的目的。

  1.作战平台的信息化程度大大提高

  [信息化战争条件下军事需求分析之信息化战争主要作战样式]

  未来战争将是一场信息的较量,要求武器平台的信息化程度大大增强,以适应战争的需要。信息化作战平台不仅装备有多种信息传感设备,以便探测敌方目标,为实施精确的火力打击提供目标信息,而且还有足够的计算机系统及联网能力,能为各种作战行动及时而有效地提供辅助信息。信息化作战平台除了能充分地利用已方和敌方的信息外,还有侦信息战期  察、干扰、欺骗的功能,有不使敌方利用已方信息的能力。

  四、 信息化战争的发展趋势

  2.智能型精确制导弹药将普遍应用

  信息力量的竞争将愈演愈烈
随着信息化社会的发展,信息作为战略资源的地位将更高,围绕信息资源获取、信息化军队建设和占领信息优势高地的竞争将愈演愈烈。新制式的超宽带信息高速公路将不断推进,网络进攻和网络防御的能力将同步提高,信息技术将愈加主导政治、经济、金融、环境、文化、生活、生产等所有领域。在军事领域,各国将加大信息化军队建设的力度和速度,不断革新军队的武器装备、军事理论、编制体制、人员培训等,尽量拉大本国与它国军队信息化能力的距离。黑客部队、天军、网军、机器人军团、世界舰队、太空星军、斩首部队、媒体部队、隐身部队、精细手术刀部队、机器昆虫等新型部队将层出不穷,迷你型、全能型、智能型等信息化部队不断创新。各国在信息力量、信息方面的竞争将白热化。
作战方式和战争形态将不断变化
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新军事变革的深入和政治战略需求的变化,信息化战争将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催生新的作战方法。战略心理战、网络系统战、全元总体战、太空绞杀战、掏心战、瘫痪战、隐形战、至盲战、点穴战、无人战、精微战、间隙战等等作战方式接踵而至。同时,新作战模式相继登场,信息化战争频繁“变脸”,也使其整体战争形态不断调整和演变。战争的规模将趋小,以天、小时和分计算时间的战争可能一再发生;物资、能源的消耗战将逐步让位给物质、能源的控制战;战争状态与和平状态的转化,以及军事人员和非军事人员的转换将有新的表现;围绕信息资源展开的争夺战将日趋激烈。信息化战争形态的演变将是迅速和明显的。

  目前,国外大量装备的精确制导弹药大都属于第三代,存在着一定的缺陷。比如:反坦克导弹需要人员在近距内操纵才能命中目标;空空导弹采用的是半主动雷达制导,需要机载雷达连续跟踪照射。而未来的精确制导弹药将实现智能化,即:武器系统具有自主能力,能自动完成对目标的探测、分析、攻击和评估。从发射制导体制来看,将采用惯性+雷达主动末制导技术,具有“发射后不管”、自主识别和遂行多目标攻击任务的能力。

  人类的战争能力将持续提升
战场感知力持续提升:一个从声频、电频到光频,从水下、地面到太空的全频谱、全方位、全时空的侦察监视体系,将出现在战场上,各种目标的性状和变化都可能处在严密的监控之中。对于处于信息优势的一方,战场将更加透明。

  3.电子计算机成为重要的软杀伤武器

威尼斯娱乐场,  战场反应速度持续加快:随着信息化战争的不断发展,战场的反应速度还会不断加快,“即时化”可能真正出现。未来可能出现的网络中心战将进一步提高战争的反映速度。高超音速的飞行器绕地球一圈只需两个多小时;密布于太空的无数个微型卫星将对地球上的任何一点实施即时打击;高速巡航导弹、多国联合舰队、激光武器的运用将促进战场的反应灵敏度速度。在未来,C4ISR系统必将有更大的飞跃,战争系统的整体反应速度会不断提升。

  电子计算机具有特殊的作用和机理,它是在计算机网络上进行战争、争夺制信息权的主要工具。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只需敲击计算机键盘就可能达到攻击对方军事枢纽、破坏经济命脉等多种目的。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使计算机这种战争工具更具威力。利用计算机生成图像技术将真人图像进行剪接,可以很容易地实施欺骗。比如:“制造”一场“真实”的新闻发布会、首脑会议,甚至一次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决定性作战,以产生任何所需要的效果,使敌方在视听方面产生错觉,其结果会“超过1000辆坦克的威力”。因此,电子计算机是未来战争中最重要的软杀伤武器。

  精确打击能力持续增强:随着进行信息技术的发展,信息化战争中的精确打击能力将不断增强。目标的识别、选定和摧毁将更加精准,打击误差可能缩小到厘米,甚至更小。人们可能对上万千米外的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一名将军、一只侦察苍蝇或者某个士兵的眼睛实施精确打击。精确打击不仅限于物质层面,还将涉及人的精神、心理层面,将可对某个人或某些具有共同特性的群体实施定性、定量、精微准确地心理突击和精神手术。

  四.战争空间扩大化

  作战空间和时间持续延伸:随着信息技术全面渗透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信息化战争的战场将在敌对双方甚至第三方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信息、能源、网络等领域全面展开。虚拟战场与真实战场结合,军事战场与经济战场结合,军事专职人员与普通民众的军事行动结合,战场的起始和终结的时间也可能趋于模糊。

  科学技术的发展,极大地扩展了兵力、兵器作战的空间性能,大大提高了对敌人的持续打击能力、快速的信息处理与分发能力,使战场空间形态发生巨大变化。在信息化战争中,战场空间形态进一步发展,交战的纵深更大、领域更多、立体性更强,交战将在全方位进行,没有明确的战线。

  战场效能持续提高:未来的信息化战争,战场效能必将持续提高。信息技术将使战争要素得到最优化组合,战争力量将在最关键的地点、时机、方向上,以最佳攻击手段、攻击强度和最小损耗,对与政治目标最密切关联的关键目标,实行精确、集中、有效地能量释放,从而产生了很高的战场效能。战争手段的多元化、空间的多维化和行动的一体化,增加了战争能量释放的通道、针对性和一致性,使战争能量的单位时间流通量大幅提升,减少了无效发散,提高了效率,达到了一种战争能量在极短的时间内集中、有效地流向最关键最重要空间的战场境界。

  1.远战能力提高,战场呈现大纵深信息化

  对经济和科技的依赖性将越来越强
随着信息化战争的发展,其对经济和科技的依赖程度将会越来越大。信息化武器的研制、生产、维护、使用都离不开科技力量和经济力量的支撑。高素质人才培训、购置昂贵的设备和较长的研制周期,都需要耗费巨资;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投资比研究开发投资还要高出5~20倍;信息技术更新换代快,新武器的替换耗费大量资源。信息技术发展越快,信息化战争的经济科技依赖性越强。

  战争中,由于兵力、兵器远距离作战能力空前提高,使战场平面范围扩大,作战向远近交叉的大纵深发展。一是作战侦察距离增大。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实施全纵深、全面积的侦察与监视;二是武器装备的射程和航程增大。洲际导弹的射程可以打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战略轰炸机经过空中加油后可以实现环球飞行;三是兵力机动能力提高。能够实现“全球到达”。因此,各国军队将广泛采用大纵深、远距离作战,战场的纵深将会进一步扩大,使前方与后方的界限进一步模糊。

  2.兵力部署广泛,战场呈现高立体

  工业时代的战争主要在地面、海面、水中和十几公里以下的空中进行,上百公里以外的空间作战只起支援和辅助作用。而在未来的战争中,作战武器装备分布高度拉大,向高度更高、深度更深这两个极端方向发展。航天技术领先的军事大国,很有可能在太空建立理想的空间兵站和天基作战平台;海洋工程技术和新材料技术的发展,使增大下潜深度有着广泛的天地,将把深海战场立体空间向下延伸到一个新深度。

  3.电磁斗争激烈,战场呈现全方位

  高技术兵器大量充斥战场,导致在时域和空域中又叠加了一个频域,即电磁战场。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电磁空间的利用更加充分和复杂,将充满激烈的电子侦察与反侦察、电子干扰与反干扰、电子制导与反制导、电子摧毁与反摧毁的斗争。电子技术装备所利用的电磁频谱将覆盖从极低频、短波、微波、毫米波、亚毫米波、红外到可见光等全部频谱。而且,电磁空间将全方位地向其他所有空间扩展,并相互渗透,充斥其间。

  五.战争实施精确化

  由于科学技术的制约,工业化战争具有许多不确定性:敌方的情况不能完全地掌握,敌方的目标不能准确摧毁。而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将能实时地掌握双方的动态,准确地指挥已方的部队,精确地打击敌方的目标。

  1.精确探测,全面、准确地掌握情报

  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大量先进的侦察、监视、预警、探测装备部署在各个战场空间,其探测方式多、精度高,可以从各自不同的范围和角度对探测目标实施昼夜监视。夜暗等不良天侯不再是障碍,“深挖洞”也不再是有效办法。精确的探测器材可以从不同侧面反映目标的特征,将获取的信息相互印证和补充,从而得到全面、准确的情报。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任何目标都有可能被发现。

  2.精确定位,使战争更精确地进行

  高技术传感器、高分辨率照相、动态探测仪、热与红外探测仪、夜视等技术,以及用于争夺信息优势斗争的电子对抗技术,为目标的精确定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导航定位卫星和通信卫星将大量使用,飞机、舰船、车辆直至单兵都将装备GPS接收机,能够得到精确的导航与定位信息及可靠的通信联络,了解各自在战场上的确切位置,精度可达1米甚至更高,从而能使战争的进行更加精确。

  3.精确指挥,实施精确化的管理与监督

  未来战争中,部队将实现数字化、信息化,各级自动化指挥系统形成网络,既能独立使用,又能彼此联结、上下沟通,指挥官既能对各种信息进行处理、分析、判断,又能准确、可靠地下达命令,可以不经过任何多余环节对部队进行精确化的指挥,对战场实施精确化的管理与监督。

  4.精确打击,减少不必要的附带损伤

  各种精确制导技术的发展,将使各种硬杀伤武器的精度大大提高,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威力。工业时代,为打击一个关键的目标,必须依靠消耗大量的资源,倾泻成吨的钢铁、实施地毯式轰炸才能达到。而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由于大量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实施精确化的打击,从而能将附带损伤将减至最小。从几千公里以外发射的导弹能从前一枚导弹打通的墙洞中穿过,“斯拉姆”巡航导弹在海湾战争中奇迹般的表现不再是偶然。发现即意味着命中,而命中即意味着摧毁。

  六.战争力量一体化

  未来战争是一体化的战争,交战空间充斥陆、海、空、天、电各个领域,不分白天与黑夜,不分前方与后方。交战双方将调集精兵强将,使用尖端武器,迅速转入战争状态。此时,将出现军队一体化、军民一体化的局面。

  1.军兵种之间的界限将打破

  信息化战争中,由于信息技术在战场上广泛应用,使军队具备崭新的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能力,将使传统的陆、海、空战场连成一个陆、海、空军都可以驰骋的统一作战空间,保障所有参战部队和参战人员能够在统一的作战意图下实施多军种联合作战,从而极大地促进了军队的纵向和横向联系。这种趋势无疑将对传统的军兵种结构造成根本性的冲击,将促使军兵种合成的迅速发展和范围扩大,打破系统与系统间的界限,形成一个协调一致的整体,最终导致真正的陆、海、空一体化部队的形成。

  2.军用与民用技术设备之间的联系将密切

  从装备方面看,在工业时代,坦克、飞机、军舰、火炮是完全独立于民用品之外的纯战争工具,而在信息时代,虽然这些钢铁庞然大物依然存在,但更多、更重要的武器装备却是精巧化、智能化的电子信息设备。而这些军事设备大都与民用产品具有部分或全部的兼容性,所以,许多民用产品都可以作为军事装备为军事服务。

  从技术方面看,未来战争的科技含量将继续增加。由于科学技术的军民通用性增强,所以,许多军事技术都能找到相通的民用技术。随着军队对信息系统依赖的加深,随着民用信息通信系统在信息化战争设施中比重的不断增大,民用信息技术将越来越体现出军用性。

  3.军人与平民之间的差别将缩小

  工业时代的战争,军人在前方,平民在后方;军人拿枪打仗,平民做工支援,两者界限分明。而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战场不分前后方,打仗不分是否拿枪。科学家和工程师不仅可以为军队的信息系统提供维护与防护支持,特别是在计算机病毒防治与对抗、与网络“黑客”的斗争中充分发挥优势,而且可以直接利用军用或民用的通信网络、计算机网络和电视网络,以及各种能产生电磁频谱的器材,施放电磁脉冲、注入计算机病毒、编造各种假图像和假信息,干扰、破坏敌人的电磁频谱输入、输出系统,单独或综合地、直接或间接地实施信息战。

  总之,未来的信息化战争将令人耳目一新,今天的幻想即将变成明天的现实。新军事革命正剧烈地冲击着世界各国,冲击着军事领域的方方面面。战争形态必将发生革命性变化。

作者:国防大学 黄招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