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日前签署命令,发布施行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和《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统称“共同条令”)。其中,为进一步增强处分的针对性、操作性和严肃性,增加了10种新的处分条件,规范了“除名”处分项目的条件、权限和程序,调整了对军官、文职干部的部分处分权限,取消了“取消士官资格”处分项目。下面本文仅对“除名”以及与之相近的“开除军籍”进行比较并作出相关分析,以飨读者。
  
  一、除名
  
  除名在军事行政管理中是一项比较重的行政处分,严重程度仅次于开除军籍。按照新修订《纪律条令》第119条的规定,义务兵违反纪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除名:隐瞒入伍前的犯罪行为,入伍后被地方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无正当理由,坚持要求提前退出现役,且经常拒不履行职责,经批评教育仍不改正的;擅离部队累计30日以上,或者无故逾假不归累计30日以上的。另外,第121条规定,对触犯刑律,构成犯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员,但不适用本条令第120条规定给予开除军籍处分的,应当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除名处分。
  对照新旧修订《纪律条令》,关于除名的行政处分修订幅度较大:
  1.士兵除名的条件更加明确。在未修订之前,士兵除名条件较多,也比较模糊。依据原《纪律条令》41条规定。散布有政治性错误的言论,撰写、编著、出版有政治性问题的文章、著作,参加军队禁止的政治性组织或者政治性活动,情节严重的,可以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消极怠工。无故不参加学习、工作、训练、执勤等,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擅离部队或者逾假不归,时间过长、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打架斗殴或者参加聚众闹事,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参与赌博,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调戏、侮辱妇女或者发生不正当性行为,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盗窃、诈骗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除名处分;其他方面违反纪律,其性质、情节严重的,分别给予警告至撤职、除名处分。根据以上规定。士兵除名的条件多而杂,而且违纪程度是“情节严重”——如果是“较轻”和“较重”,则适用比除名轻的行政处分。根据以上规定,如果是上述诸种违纪情形,既要考虑“情节”是否达到“严重”程度,也要裁量违纪“情节严重”时是适用“降职(级)、降衔(级)至撤职”,还是直接除名。这就无形中既给军队执法者造成了一定的执法成本,客观上也会间接造成除名适用较为混乱的问题:士兵出了“事”,除名“一了百了”,别的责任就不再追究了。这样的结果对于“从严治军”要求似乎很不搭调。而且除名适用情形较多,务必使被除名的战士的数量增加,这样就会无形中给地方人武、公安、民政部门增加了工作负担。而新修订的《纪律条令》不仅对除名适用条件进行了最大简化,而且十分明确,有效解决了以上问题。
  2.批准权限和程序做出调整。关于除名的批准权限,新修订《纪律条令》规定:除名由军批准;旧《纪律条令》规定:除名由集团军批准。而除名的程序性问题,旧《纪律条令》并没有规定;新修订《纪律条令》规定:对义务兵实施除名处分,由其所在营级单位提出书面处分建议,团、旅司令机关调查核实,旅、师正职首长审核后,报军级单位批准。这个程序性规定是新修订《纪律条令》先进性的典型体现,使得士兵被除名有多级监督体制的保证,更好地保障军事行政处分的严肃性和公正性,最大程度地维护了士兵的合法权益。这也说明程序法制、依法治军的理念已经渗透并融入于军事法规范之中,这必将使军队建设向现代化法制快速迈进。
  3.适用主体单一化。旧《纪律条令》规定士兵和士官都可以适用除名行政处分,而新修订的《纪律条令》则明确规定,只有士兵适用除名处分,而军官、文职干部及士官均不适用除名处分。
  
  二、开除军籍
  
  开除军籍是对严重违反国家法律和军队纪律,确已丧失服役基本条件的现役军人的最高行政处分。根据《纪律条令》第120条规定,对违反纪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开除军籍:已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故意犯罪,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的;被判处有期徒刑不满5年的人员或者过失犯罪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人员在服刑期间,或者被劳动教养的人员在劳动教养期间,抗拒改造,情节严重的;违反纪律,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已丧失军人基本条件的。开除军籍,受处分者即丧失了现役军人身份。
  关于开除军籍的几点思考:
  开除军籍的性质。有学者曾撰文讨论过开除军籍是否具有刑事处罚性的问题。这个问题似乎不需争论:首先,从现有的法律文件来看,《纪律条令》清楚地将开除军籍定位为最严厉的纪律处分(《纪律条令》79、80条规定,警告为最轻处分,开除军籍为最重行政处分),而《纪律条令》性质是军事法规,并不是刑事法律规范。所以开除军籍应属于军事行政处分范畴,不是刑事处罚。其次,开除军籍的批准机关是军事机关,而不是人民法院,所以由军事机关适用的开除军籍是一种军事行政处分。
  开除军籍对军人权益影响极大,法律应合理设定并有效控制。开除军籍是典型的身份处分,或称资格处分,与警告、严重警告、记过、记大过、降职或者降衔(衔级工资档次)、撤职相比,不是单纯的名誉损失,而是涉及军人安置、优待等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对被处分者权益影响极大。因此,对现役军人适用开除军籍处分,无论是立法者还是执法者都应该遵循合理、公正原则,以防止不法侵害的发生。这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纪律条令》第145条规定:“对被开除军籍的人员,取消其军衔和在服役期间获得的奖励,原有职务、级别自然撤销,不得享受国家对退出现役军人的优待。离队时不予办理退伍手续,由批准机关出具证明并派专人遣送。县(市、区)人民武装部对被开除军籍的人员,应当在本县(市、区)范围内予以通报。”现役军人被开除军籍后,原有职务、级别撤销,不得享受国家对退出现役军人的各种优待,离队时不予办理退伍手续,这都可以理解,也是开除军籍合理的法律后果。但军人被开除军籍后“取消在服役期间获得的奖励”似乎不甚合理,这里的“理”包括情理和法理。从情理上讲,军队管理中,功归功,过归过,怎可“功过相抵”,如果“过能抵功”,那么是否也应该“功能抵过”,也就是军人受过处分后,如果表现好,立功嘉奖后,以前的处分应全部或部分取消。这样的规定合理吗?从法理上讲,一个法律行为也应该考虑溯及力问题。
转贴于论文联盟

  第三章处分

  第一节处分的目的和原则

  第七十七条处分的目的在于严明纪律,教育违纪者和部队,加强集中统一,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

  第七十八条处分应当坚持下列原则:

  (一)依据事实,惩戒恰当;

  (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三)纪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二节处分的项目

  第七十九条对士兵的处分项目:

  (一)警告;

  (二)严重警告;

  (三)记过;

  (四)记大过;

  (五)降职或者降衔;

  (六)撤职;

  (七)除名;

  (八)开除军籍。

  前款规定的处分项目,依次以警告为最轻处分,开除军籍为最重处分。

  降职不适用于副班长;降衔不适用于列兵、下士;对上士、三级军士长实施降衔的同时降低士官等级;降职或者降衔通常只降一职或者一衔;除名不适用于士官。

  第八十条对军官、文职干部的处分项目:

  (一)警告;

  (二)严重警告;

  (三)记过;

  (四)记大过;

  (五)降职(级)或者降衔(级);

  (六)撤职;

  (七)开除军籍。

  前款规定的处分项目,依次以警告为最轻处分,开除军籍为最重处分。降职(级),即降低职务等级(专业技术等级);降衔(级),即降低军官军衔(文职干部级别)。

  降职(级)不适用于排级和专业技术十四级军官,办事员级和专业技术十四级文职干部;降衔(级)不适用于少尉军官和九级文职干部。降职(级)、降衔(级)通常只降一职(级)或者一衔(级)。对被撤职的军官、文职干部,至少降低一职(级)待遇;对被撤职的排级和专业技术十四级军官、办事员级和专业技术十四级文职干部,不适用于降职(级)待遇。

威尼斯娱乐场,  第八十一条军官、文职干部、士官,当年受本条令规定的记过以上处分的;擅自离开工作岗位累计8日以上的;任职命令公布后,未经组织批准,无正当理由逾期不到职的,其职务(专业技术等级)工资、军衔(文职干部级别)工资、士官军衔级别工资,从翌年1月起,停止定期增资1年。具体实施办法,由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规定。

  第三节处分的条件

  第八十二条散布有政治性错误的言论,撰写、编著、出版有政治性问题的文章、著作,参加军队禁止的政治性组织或者政治性活动,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三条作战消极,临阵畏缩,情节较轻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四条战时故意损伤无辜居民,或者故意侵犯居民利益,情节较轻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五条虐待俘虏,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六条不执行上级的命令和指示,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七条违反军事训练规定,降低军事训练质量标准,影响军事训练落实,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八条消极怠工,无故不参加学习、工作、训练、执勤等,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八十九条工作失职,造成损失或者不良影响,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条弄虚作假,欺上瞒下,隐情不报,造成不良影响和损失,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一条违反规章制度、操作规程,造成事故或者其他损失,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二条违反国家和军队的保密规定,虽未造成失密、泄密后果,但危及军事秘密安全,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或者涉及绝密事项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处分。

  违反国家和军队的保密规定,造成失密、泄密,情节较轻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或者涉及绝密事项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职处分。

  第九十三条违反规定使用移动电话,或者违反规定使用国际互联网,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处分。

  第九十四条擅自出国、出境,情节较轻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五条擅离部队或者无故逾假不归,7日以内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累计8日以上15日以内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累计16日以上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其中义务兵累计30日以上的,按照本条令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给予除名处分。

  第九十六条打架斗殴或者参加聚众闹事,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七条酗酒滋事,妨碍正常秩序,或者酒后驾驶机动车辆、操作武器装备,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八条参与赌博,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九十九条调戏、侮辱妇女或者发生不正当性行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条观看、传播淫秽物品,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一条盗窃、诈骗公私财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二条违反装备管理规定,遗失、遗弃、损坏装备,擅自动用、销售、出借、私存装备,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三条出租、出售或者违反规定出借军用车辆、军车号牌,变卖、仿制、出租或者擅自出借、赠送军服及其标志服饰,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四条违反军队证件、印章使用管理规定,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五条违反《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有关军容风纪和军人行为规范的规定,情节较重的,给予警告至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处分。

  第一百零六条造谣诽谤,诬陷他人,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七条侮辱、打骂、体罚或者变相体罚部属,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八条利用职权,打击报复或者刁难给自己提过批评意见或者向上级反映问题、提出控告(申诉)的同志,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零九条在战友、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或者国家公共财产遇到危险时,见危不救,情节较轻的,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条利用职权,侵占士兵、部属的经济利益或者公共财物,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一条贪污、行贿、受贿,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二条挪用、隐瞒、私分公款公物或者在其他方面违反财经纪律,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三条在干部选拔任用、士官选取、征接兵工作中,以权谋私,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四条参与经商或者偷税漏税,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五条违反军队房地产管理规定,擅自出租、出售、转让军队房地产,擅自改变军用土地用途,或者管理不善造成军用土地流失,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六条超计划生育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以上处分;其他违反计划生育规定,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七条转业、退伍、调动(分配)工作时,无正当理由不按照规定时间报到(离队)的,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不服从组织决定,无理取闹,干扰正常秩序的,给予记过、记大过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八条在本条令第八十二条至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情形之外的其他方面违反纪律,其性质、情节与本条令所列违纪行为相当的,分别给予警告至撤职处分。

  第一百一十九条义务兵违反纪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除名:

  (一)隐瞒入伍前的犯罪行为,入伍后被地方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

  (二)无正当理由,坚持要求提前退出现役,且经常拒不履行职责,经批评教育仍不改正的;

  (三)擅离部队累计30日以上,或者无故逾假不归累计30日以上的。

  第一百二十条对违反纪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开除军籍:

  (一)已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的;

  (二)故意犯罪,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死刑的;

  (三)被判处有期徒刑不满5年的人员或者过失犯罪被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人员在服刑期间,或者被劳动教养的人员在劳动教养期间,抗拒改造,情节严重的;

  (四)违反纪律,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已丧失军人基本条件的。

  第一百二十一条对触犯刑律,构成犯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员,不适用本条令第一百二十条规定给予开除军籍处分的,应当给予降职(级)、降衔(级)、撤职、除名处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