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院校教育必须把加强军人的创造能力培养放在素质教育的重要位置,使现代军人能够在面对未来高技术战争中的各种复杂问题时,主动运用科学的思维方法,预见事物发展变化的进程,找出最有效的解决办法,达到胜任明天复杂军事任务的目的。
  一、要明确具有创造能力的军事人才在未来高技术战争中的作用
  未来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知识化、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的联合作战,要求具有战略眼光、足够军事智慧的指挥员和能谋善断的参谋人员临机创造性的指挥;快速更新的高、精、新“杀手锏”,要求站在科学技术前沿的科学家创造性地发奋、发明、发现、发展;高、新、尖技术形成战斗力,要求精通高新武器装备性能的技术专家创造性的试验、探索和指导并迅速准确地解决复杂难题;武器装备的维护、使用和升级换代,离不开作风好、技术强、业务精的士官队伍创造性的发挥骨干作用。未来战争中,信息化武器将成为军队作战,能力的关键支撑,非接触、非线式、非对称作战将成为重要作战方式,体系对抗将成为战场对抗的基本特征,太空将成为军事竞争的制高点;我国科技水平、军队现代化程度与发达国家还有较大差距,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推进,既要完成“追赶”的“补差”任务,还要完成“跨越”的“争先”任务。要完成“补差”和“争先”的任务,就要求我们必须加速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步伐,实行跨越式发展。这些都需要有创造能力的军事人才扎实忘我地攻关和艰辛大胆的探索;有了强烈的创造力,就能勇于赶超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前沿;就能以蓬勃朝气、昂扬锐气、旺盛志气干事业;就能百折不挠、排除万难、殚精竭虑谋发展;就能励精图治想跨越、敢跨越、能跨越。
  二、要把培养军事人才的创造能力摆在军事教育中应有的位置给予高度重视
  美国是现代创造教育的发源地之一。日本、德国、原苏联等国家也是创造教育广泛普及的国家。在军事创造教育方面,美国早在1944年,国防部就通过美国通用电气公司等上百家企业和机构为部队进行创造能力的教育,让大批军人接受创造力的训练;1955年至1963年召开的“科学才能的鉴别和开发”会议,也是在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美国空军等机构和组织的大力支持下进行的;美国海军部队从1951年开始研究想象力对军事智慧的影响,1960年被确认后,将创造性想象列为军官的必修课程;之后,空军、海军、陆军的高级将领以及一些下级军官也都接受了创造能力的开发和训练;现在全国设立了200多个军事创造人才培训点,负责军队创造教育培训工作。我军创造教育是随着军事任务的变换和军事战略的发展不断前进的。战争年代,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经常亲自为军校学员和部队官兵进行讲课,创造性地将马列主义和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相结合,大大提高了我军干部、战士的军事创造能力。新时期,我军的许多院校、军事科研单位以及部队,也开展了军事创造学的研究和实践,开设了有关创造学的课程。但从整体上看,从军事创造教育在军事教育体系中所处的地位和未来军事斗争对军事人才需要来看,我们现在的军事创造教育还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也远远未能达到应有的水平。我们应借鉴国外军队在军事创造人才培养教育方面的经验,结合我军的现状和具体特点,积极搞好军事创造人才的培养训练。
  三、要把培养和提高军事人才的创造能力作为军事教育改革的根本目标
  军事人才创造能力的高低并不是由人的先天素质决定的,与人的智商的高低也不完全等同。据调查,任何一个军人都具有一定的创造能力,创造能力在人群中呈正态分布,创造能力很强和很差的人均属少数,大多数都具有中等程度的创造能力。普通军人和军事天才之间并无不可逾越的鸿沟。据有关专家测定,通过军事创造教育的专门训练,可使学员的军事创造能力提高10%~40%。这就向军事教育提出了任务和目标,即必须把教育改革的立足点放在培养、提高和开发学员的军事创造能力上来,以适应未来高技术条件下军事斗争发展的需要。若如此,军事院校的教育改革表现在教育目的上,不应是以积累经验和知识为主要目标,而是在学习和掌握已有军事经验和军事知识的基础上着力开发学员的军事创造能力和创造潜能,为造就和培养军事创造人才服务;表现在教育内容上,就是要抛弃落后于社会和军事世界发展步伐的知识体系,代之以使人认识和把握未来军事世界发展趋势和新的知识体系;表现在教育体制上,就是要打破传统的封闭僵硬的军事教育体系,代之以开放的多层次的教育系统结构,这种教育结构能够适应当代社会知识更新周期不断缩短的发展趋势,随时接受军事科技发展的新信息,并根据新的军事实践的需求和反馈,及时修正、丰富、补充和调整专业设置和教学大纲,表现在教育手段上,就是要抛弃传统的模式化和一刀切的教学方法,充分地发展和利用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加强对军事创造能力的训练与实践。
  作者简介:薛继东,空军航空大学军事教育训练系教员,讲师,少校军衔。
  (薛继东李峰,空军航空大学军事教育训练系 130000)
  
  
  [2]Healthfield S.M. 2009, What is Human Resource Development(HRD),
viewed 1 November 2009
  [3]Simmonds, D &Pedersen, C 2006, HRD: the shapes and thing to
come, Journal of Workplace Learning, vol. 18,no.2, pp.122-134
  [4]Internship Unit: Institut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of BEijing
Baichuan Chuangxiang(北京百川创想教育科学研究所)
中国论文联盟wwW.LWlm.com  指导老师:王锦,女,大学本科学历,英语语言文学讲师,从事英语教学工作8年。
  (谭雨薇,广州涉外经济职业技术学院 08商英1班510540)

科学构建“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

强军兴军,要在得人。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健全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这一战略决策将军事职业教育更加突出出来,将部队训练实践纳入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是我党我军关于培养军事人才的一次重大创新,回答了新形势下“怎样培养军事人才”的时代性课题,为我军人才建设的基本路径和改革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一、充分认清构建“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的必要性
  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是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事业发展的第一战略资源,构建“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通过院校教育强基固本、部队训练实践锻造塑能、军事职业教育拓展提升,可解决培养造就大批高素质新型军本文由论文联盟
  (一)实现我军强军目标的战略要求
  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其核心是能打仗、打胜仗。当前,我军现代化建设进入了加速发展的新阶段,新型作战力量快速发展,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进程加快,部队技术构成日益复杂、知识密集程度不断提高,人才对能打仗、打胜仗的决定性作用更加突出。但从近年我军现代化建设和遂行军事斗争任务的情况看,我军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打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能力不够;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不足,人才适应岗位核心能力不足;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紧缺,新型作战力量人才紧缺。这些差距、不够、不足和紧缺,深刻揭示了当前我军建设存在的根本性矛盾,矛盾的根源和本质在于人才的差距。
  因此,必须切实按照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将培养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作为实现强军目标的战略性要求,构建“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培养造就一大批高素质、敢担当的建军治军骨干。
  (二)加强现代军事教育的必然要求
  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从哪里来,惟有教育与战争实践。军事教育是提高军人素质和集体作战能力的实践活动。广义的军事教育是指正规的军事教育训练和丰富的部队实践锻炼,通常包括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和预备役训练等。
  现代军事教育瞄准未来战争需要,培养造就大批掌握先进军事理论和作战方法、具有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具有鲜明的专业和职业指向性。现代军事教育,在实践跨度上贯穿于军人职业生涯的全过程,具有终身教育功能;在实施方式上既包括正规教育,也包括非正式的教育;在实施途径上既包括院校教育,又包括岗位教育锻炼,还包括部队训练实践。
  因此,现代军事教育不可能单纯依靠院校教育或部队训练,必须突破原有院校教育、部队训练的线式培养模式,打破知识传播的时空界限,构建“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实现军事人才培养的全程化、持续化、联合化。
  (三)突破人才培养重点的现实要求
  现代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的作战样式,新型作战力量成为新质作战能力的战略支撑,这些对我军军事人才培养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需要扭住人才培养重点,突出急需人才建设、加强高端人才建设、抓好适用人才建设。
  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新型作战力量人才等急需人才培养,是新型军事人才培养的重中之重,培养的重心是提升适应关键岗位的核心能力。联合作战指挥人才是掌握联合作战理论知识、具备联合作战指挥能力素养、胜任联合作战指挥职责的高素质新型指挥人才,其核心能力为专业的组织指挥能力和对联合作战战场的协调控制能力。新型作战力量人才是在战略预警、军事航天、防空反导、信息攻防、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新型作战力量战斗力生成中发挥作用的骨干,其核心能力为熟练操控新型武器装备并转化为信息作战的能力、促使武器装备中知识和智能转换为新质战斗力的能力。
  科技领军人才、学科拔尖人才等高端军事人才,是我军现代化建设和国防科技自主创新的重要支撑。为加快高端军事人才培养,我军实施了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工程,以院校培养为主渠道,注重在创新实践中发现人才、培育人才,取得了既出人才又出成果的明显成效。
  培养适应岗位任职需要,胜任一线作战、训练和操作的适用人才,不仅需要加强院校与部队作战、训练的对接,使官兵在军事斗争一线练本领、在急难险重任务中经风雨、在部队实战化训练中长能力;还需加强军事职业教育,开展全员学习、开放学习、终身学习,提升官兵的专业能力、职业特质和综合素质。
  因此,必须以急需人才为中坚、高端人才为牵引、适用人才为基石,构建“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锻造大批能够担当强军重任的优秀军事人才。
  二、合理定位“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的职能关系
  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一)坚持军队院校教育主渠道,充分发挥强基固本作用
  军队院校教育对我军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具有基础性、全局性、先导性的重要作用,是军队建设发展的基石。在“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中,军队院校教育是培养新型军事人才、提高官兵素质的主渠道,处于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对部队训练实践、军事职业教育具有支撑作用。
威尼斯娱乐场,  军队院校教育围绕构建军事人才基础知识和岗位基本能力素质,通过岗前培训、周期轮训、生长干部培训等教育活动,提升官兵理论和军事素养、创新意识、思维能力。军队院校教育的中心任务是任职教育,兼顾部分学历教育任务。任职教育针对未来战场需求和军人任职岗位需求,解决实用性、个性、实效性和针对性的能力素质培养问题,着重培养军人的军事专业素养。学历教育针对生长干部、研究生等,解决基础性、共性、长效性和稳定性的知识、素质和能力培养问题,着重培养学员的高等教育素养。

相关文章